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我的错!我自找的!
我的错!我自找的!

我的错!我自找的!

今天医院来了一位意外的访客。

  孙书铭笔挺立在护士站前,过往的人群,无论是工作人员还是病人和病人家属,看到他时都会放缓脚步,向他投去好奇和钦慕的目光。这还是他穿便装的模样,如果配上军装,想来一定会迷倒一大片年轻女子吧。孙书铭从各方面讲都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男人和军人,而且为人努力踏实、勤奋实在,是真正能让女人想去依靠的男人。

  “婷婷,你还好?”耳边响起浑厚和熟悉的声音。印象里,孙书铭每次见到我的第一句话都是这五个字,今天也不例外。他看上去有些紧绷,但气色不错,至少比我要好上一大截,总是如此,而我好像也已经习惯。

  孙书铭一边问候我,一边细心替我打开大门,让我走在前面。来到停车场,他很自然替我开关车门,启动车子的同时音乐响起,那是我最喜欢的歌手和歌曲。

  我忘了说孙书铭还很体贴细心么?没错,他是为女人量身定做的好老公,我一点儿不怀疑他也会是个好爸爸。一路上,孙书铭静静地开车,我静静地听歌,直到两人走进家门,谈话都不是很多。我们的相处经常如此,所以这会儿的沉默也并不觉的尴尬或突兀。到底恋爱那么多年,他又在我最艰难的时候不离不弃,其间的欢笑和泪水都给我们留下太多的回忆和不舍。

  然而,时间是把双刃剑,让人忘了痛苦,也同时带走幸福的那部分。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痛苦和幸福的回忆淡下来,那份想念爱恋的心思也就散了,没有了。只是有些事情并不如感情那么脆弱,越是想努力忘记,越是在脑子里记忆深刻。如今,这些记忆已经成为一道无形的墙壁阻隔住我和他。看着孙书铭彬彬有礼的举止、一丝不苟的态度,我内心的滋味复杂难言,有遗憾、有庆幸、但更多的是再次袭来的深深挫败感。

  “婷婷,你知道我还在等你,我要怎么做你才相信我是认真的?”

  我放下刚刚沏好的茶扭头看过去,孙书铭站在厨房门口远远看着我。他目光炯炯,言语和眼神里,充满对我的愧疚和深深的担忧,好像当初甩人的是他不是我。我暗暗叹口气,对一个人好有两种情况,要么是因为我好,值得他对我好;要么是因为我对他好,他感激我的好而对我好。孙书铭两者都不属于,却还是想对我好。我搞不懂他,难道上辈子他欠我很多钱?或者两人之间有什么其他孽债,竟然让他这辈子对我如此认真执着?

  “书铭,你高大英俊、善良正直、工作努力、家世更是无可挑剔。从各方面说,你都是女人梦想中的完美男人,但我,却恨死你的完美。”我狠狠说着,笑得却无比灿烂。

  “我非常爱你,这是事实,从未改变。”孙书铭仍然一脸平静,眼神中露出些许柔情,更多的则是固执和坚定。

  我终于还是呵呵笑出声,想了想说道:“知道么?人的瞳孔会随着周围光线的强弱而变化,黑暗环境下会放大,明亮环境中会缩小,这才是事实。”我转身走向他,同时继续说道:“孙书铭,你骗的了自己,骗的了所有人,却单单骗不了身体。”

  孙书铭稍稍后退一些,给我足够空间让我从厨房门走过去。我却在接近他时上前一步使劲拍向他的肩头,孙书铭趔趄几步倒到墙上。我紧跟着走到他面前,手掌贴到他的胯部。孙书铭又高又壮,一直在空军基地开战机。照平时,普通人在他面前别说推,就是碰都碰不到。今天我能占到便宜完全是趁他不备,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推开我啊!”我笑了笑,惨淡说道:“现在连碰都不能碰我了么?”

  孙书铭背脊僵直地有如铁板一般,眼神里的微许慌张和狼狈不过一闪而过,旋即恢复如常。他终究没有推开我,他什么都没做,只是平静地说改天再谈,之后礼貌地道别,离开屋子。

  我长叹一口气,喉咙因隐忍的泪水而疼痛。我反复告诉自己不要在乎、不要在乎,然而内心的纠结却无法释怀。我知道,我永远无法释怀。我双手按住不停翻搅的肠胃,双腿虚弱如水。沉坐在沙发上,我不禁怀疑该如何度过今天剩余的时间,接着这些思绪又被另一个绝望的想法所取代,我该如何度过这辈子?往后的日子那么长,我该怎么办?我怎么能忍受?

  第二天,我收到曹二的来信,里面还有一张他的照片。

  “天啊!”我忍不住惊呼,朝近拿了拿,想看得更清楚些。从照片猜不出曹二的年龄,但明亮深沉的眼睛告诉所有人,他不是一个大男孩儿,而是十足十的男人。乌黑的头发剃成很利落的层层短发,浓浓两道剑眉又粗又整齐,大胡子将整张脸藏起来,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摸一摸。曹二斜倚在海滩一块大石头边,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四角泳裤。他体态强壮瘦削,身板挺拔有力,毫无顾忌地展示他俊美的躯体和虬结的肌肉。即使在照片中他显得随意,却仍带着无可否认的强势、还有某种以己为尊的掠夺性。

  曹二非常英俊,身体更是几近完美。我将照片放在一边翻过来,即使是照片,他的样子都能让我不忍直视。我呢?浑身上下裹着睡衣睡裤,头发蓬乱、面目更是疲惫和苍白。我闭上眼睛,忍不住眼眶满含泪水。我早就知道配不上他,只是如今真的看着了,想骗都骗不了自己。

  =====

  婷婷,你好!

  昨天做梦梦见了你,别问我怎么可能。通常情况下确实不可能,我们的睡眠时间总是很短、条件总是很差。但我确实梦见了你,虽然不知道你的长相,没听过你的声音,但你就在我面前,漂亮的脸庞,完美的身躯,好像春花秋月,夏泉冬火,真正让我挪不开眼!

  =====

  我整个人都僵住了,以前他的信也会夸我,把我描述得诱惑魅人,可今天再次看到这里,只觉得心脏好像被放到冰柜里,一点点结冰,稍微触碰就会支离破碎。

  =====

  你信里说好奇我的模样,所以我决定夹一张照片在里面。这是我在收到你的包裹后照的,看出来那条内裤有些脸熟了么?我此刻在南沙一个小岛上,这里条件艰苦,照片拍得不是很好,显得我有些丑和老气。不过我向你保证,等我回到陆地,仔细收拾收拾,样子就会好很多。曹家人长得都不难看,再加上你,我们一定能生出漂漂亮亮的孩子。

  =====

  虽然我知道他只是在说笑话,但那种一家三口牵手相伴的甜蜜画面却触动了我的神经。我从来不问他的家庭和私事,大家本来就没有可能,知道多了,反而徒增伤感。然而私底下,虽然明白是假装、是幻想,曹二描述的一切对我来说都可望不可及,我却还是忍不住感受其中温馨。就好像我们之间的信件早该叫停结束,但我却一拖再拖,痛恨欺骗的同时,又希望他也不过是在撒个美丽的谎言哄我而已。

  =====

  好吧,我承认,那个梦是场香艳的春梦。你赤身露体走到我的面前,光滑白皙的皮肤让我只想咬一口。我使劲儿亲你。你热烈地回应。一边亲一边坐到我的腿上,双手缠着我的脖子。我开始抚摸,从脖子到胳膊、后背、大腿,再滑到胸前向下,经过平坦的小腹来到卷曲的毛发里。那里泛滥成灾、汪洋一片。

  我探入花径,你很紧,可忍不住扭动身体容纳我进入。你在我身上起伏,我在下面随着迎合。我们放浪地大声呻吟,尽情享受此起彼伏的高潮。后来你累了,趴在我身上,大汗淋漓,可我仍然在下面用力顶起你,直到大坝泄洪。——这梦好得我不忍心醒来,婷婷,我想操你!我们的信件非常重要,但文字永远无法描述你对我的影响。我发誓,我一定会见到你,让你亲身感受。

  =====

  又是一段儿撩拨心弦的挑逗,我不知该为他的露骨害羞还是难过。两人来来回回的书信已经很长时间,他步步紧逼,我欲迎还就。我不该的,可坦白说出实话只会让他瞧不起,然而如果再继续下去,就是明晃晃欺骗。我必须叫停,现在已经无法再假装下去,那对他不公平。

  =====

  我的小组马上要向另一个城镇出发,我无法确定何时能再有写信的机会。这不会是我最后一封信,只是短期内的最后一封。请相信有一天我会来到你身边,将你拥入怀中。出完这个任务我就可以申请探亲假期,到时候我去找你。老实说,这念头已经在我脑子里盘桓好长时间,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突然,所以早早告诉你,时间、地点、方式都由你决定。——请你,一定不要拒绝。我不会勉强你做任何事,可我非常期待见到你,哪怕就是见个面呢!当然,我不会否认我脑子里想的远远不止见面。

  我就一个要求,这个要求全然出于自私。我要你等我,在见到我之前,不要有男友,更别嫁人。等我!

  曹二

  =====

  我反覆看着最后两段,直到泪眼模糊得几乎看不清文字。我已经和这个男人太过亲密和熟悉,而他对我的意图越来越明显,整个形势快要失控。看看手里的信纸和躺在旁边的照片,我知道,这将是我收到他的最后一封信,和曹二的戏已经翻到剧本落幕,是时候将关于他的一切结束,继续自己的生活。

  我再次拿起照片,看着曹二笑眯眯的面庞,似乎他就在我面前,伸出怜爱的手环抱住我。眼泪扑簌簌流下来,我哽咽得无法呼吸,只能放到唇边亲亲他,低声说道:“对不起。”

  晚上躺在床上,我想着如何给他回最后一封信,内容不涉及个人,只是温和的撤退。那样比继续欺骗更好。我的脑子里反复描绘着一个画面,情景像是电视剧的剧终——离别的车站,一对经历爱恨的男女,一个临别的拥抱,或许是对伤害的释怀,或许是对深爱的不舍,互道一声珍重。从此,男女天各一方,那些爱过恨过笑过哭过的日子,成了一生永远的记忆。

  我的眼泪又冒出来。演戏而已,不是真的。

  一个多月过去了,婷婷的来信终于攥在我手里,我长松一口气。这次婷婷的回信特别晚,开始我还担心她会出任何意外,恨不得立刻请假飞到她身边。婷婷不知道她对我而言是怎样一种引诱,就如同夏娃眼前的苹果,不仅仅是诱惑,更是一种原始欲望的召唤,而她的放纵更加剧了我对她的感觉越来越露骨。虽然每一次寄信出去总有一些忐忑,然而这份想象中的刺激却又让我忍不住继续。

  拿着婷婷迟来的回信,更是坚定我要去见她的决心。这么长时间过去,我已经不再满足于和婷婷只是十天半个月在纸上见面。如果一开始,我还是存着好奇、猎艳的心思,用一场假凤虚凰的戏码试探婷婷,那么这会儿也该是个头儿了。我想看到她、感觉她,需要她在我的生活中有更加具体和真实的存在感。

  =====

  嗨,曹二:

  非常抱歉,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封信。

  =====

  我操!这他妈什么意思!我脑子里飞快回想,第一反应是我上封信吓着她了?

  但是,我早就告诉她我的迷恋,所以无论如何不相信她会因为我的文字过火而冒犯她。

  =====

  我非常珍视你,不过你常年在外奔波,我们任何一方陷入感情皆属不智。事实上,也许终止通信是最好的做法。我只是…只是觉得我们之间不该再继续。这个决定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非常好、各方面都非常好,所有原因都在我这里。

  一切从我的一封信开始,让我们也用我的这封信结束。抱歉!看来,我还是免不了再次对你说抱歉。

  祝好,纪婷

  =====

  就这样?任何理由都没有,我就被打发了?不!可!能!

  和婷婷才刚刚开始,我正为两个人打算如何天长地久呢,她竟然跟我玩这手儿。这话乍一听实在不像我说的,不过我从不怀疑将来某一天会成家,有老婆、有孩子、再加一只狗。我不是青果儿,虽然没经历过特别浪漫曲折的恋情,然而无论是认识还是分手,每一步都走得不紧不慢、有条不紊,当然其间有争吵、有难过,可仍然算是顺理成章。好吧,和婷婷严格意义上也不算恋爱,可这种说再见的方式,绝对不算顺理成章,更别说让我接受了。

  我要知道怎么回事儿!

  我将婷婷的信折好保存起来。工作、吃饭、休息,我的日子仍然平静如常地进行,然而脑子里,也在飞速拟定之后的行动方案。这么长时间,我不是没有注意到婷婷对自己的生活总是谈得很少,而且也同样很少问及我的生活。我顺随她的意志的唯一原因是她仍然和我联系着,我们迟早会了解彼此。现在这个原因已不存在,那我也不用有任何顾虑。

  两个星期后,看着收集到的资料我有些意外。第一个意外是婷婷仍然单身,没有结婚、也没有结过婚、更没有打算去结婚。他妈的,根据我知道的,她连个走得近的男性朋友都没有。坦白说,我原本预备婷婷忽然叫停的原因是生活里另有他人。如果她已经结婚,并且幸福美满,那也许我就真的作罢。虽然不甘心,可是又能怎么样,只能说自己当了回傻逼。如果还没结婚,就简单一些,我可以把那男人揪出来揍一顿让他消失,妈的,只要他能消失,揍我一顿都没问题,可现在看来都不是那么回事儿。

  第二个意外是婷婷从未说过她也当过兵,从正儿八经军医大学毕业。当然,那已经是四年前,只不过毕业就退了军籍,现在在一家当地医院工作。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尤其是当我意识到她的爷爷是谁时,可以理解她的谨慎。然而,直觉告诉我,婷婷忽然结束和我的一切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第三个意外是婷婷非常漂亮。这个‘漂亮’不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信封时断定她很漂亮的漂亮,也不是在信里描述想象中她很漂亮的漂亮。婷婷曾经非常强调自己的普通,也说过渴望魅力无穷,我已经做好准备,现实中的纪婷看上去确实普通。妈的,我甚至想象,她也许极瘦极胖极高极矮什么的,可婷婷和这些连边儿都不沾!

  我在她工作的医院网站找到一张清晰的大头照,婷婷画着精致的淡妆,弯弯的柳眉下有着长长的睫毛和清澈明亮的黑眸。白皙无瑕的脸庞透着淡淡粉红,涂着唇彩的小嘴向左边微翘,让带着笑意的瓜子脸更加亲切可人。我往屏幕上又凑了凑,妈的,医生长她这样儿,病人没病都要找她看病。

  看着面前关于婷婷的一切,要说心里不难过是假的。从信里对她的了解,明明是一个温顺乖巧、通情达理、非常喜欢我的女人,可没有预兆的,忽然就变成冷酷无情、不稀罕的样子,好像过去她在信里展现的热情和亲切,真如镜花水月一般都是虚情假意。我的手指溜进口袋摸着婷婷给我的诀别信,皮肤被炙热的痛紧紧揪住。虽然信写得客气礼貌,可强烈的落差让我想发怒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发,只知道婷婷终究还是瞧不上我。心里那个不甘心,真想走到她跟前当面探究个水落石出。

  不要问如果婷婷长得歪瓜裂枣,我会不会顺着她的意思翻篇儿。我只知道,俩人的戏还没结束,面前关于婷婷的一切没有理由不追她追到天涯海角。

  我拍打着方向盘,不耐烦地看着头顶的红灯,交通灯好像锈住似的,自从变成红色就再也变不回绿色了。今天铁定迟到,而周蓉肯定不会饶了我。我也没办法,临走急诊室推进来一个出车祸的年轻女士,听说她的丈夫在部队我就有些控制不住,全力以赴去救她。我没有未来,但她还有。

  救这位年轻女士用的时间远远超出我的计划,自然而然参加小明的幼儿园毕业典礼就得往后推。没错,幼儿园毕业典礼!今天小朋友要盛装表演合唱,还要穿着黑袍子、黑帽子在主席台走一圈,从校长手里接过一张毕业证书。离开医院时周蓉几乎打爆了我的电话,估计杀我的心都有了。电话再次响起,我想都不想赶紧接起来,连声说道:“抱歉、抱歉、抱歉。我知道晚了,周蓉,再给我二十分钟,一定到。”

  周蓉半饷没出声,她一定生气极了。我满心愧疚,继续说道:“我真堵到路上了,交通太糟糕。我一定不会错过侄儿的毕业典礼!”

  “我怎么说来着,你永远不必和我抱歉!”

  陌生的声音在车厢里清晰回荡,我着实吓了一跳,竟然是曹二!我捂着嘴,拼命压抑自己的呼吸,内心却掩不住震惊。最后那封信发出去好长时间,一直没有曹二的消息。我先开始是后悔不已,不想和他就这么断了联系,内心纠结要不再写一封信,又觉得自己简直不可救药。我们之间算什么?又不是恋爱,一时兴起演场戏而已、来得快、去得也快,怎么会有那么多儿女情长,嘎然而止本就是脚本里写好的结局。

  镇静,镇静,我一个劲儿跟自己打气,我能应付。“嗯?谁?你谁啊!”

  电话那头的曹二轻轻笑出声,“婷婷,你这是想跟我玩游戏么?”

  我沉默片刻,知道这次避是避不开了,“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

  曹二不屑地哼了声,回应道:“我是个守国防的陆军上尉,有姓名有地址,查你一个电话能有多大难度。”

  “你还知道多少?”

  “多到找不着任何理由解释你对我的态度。”

  我叹口气,“没有那么复杂,我只是不想继续而已。”

  “为什么?你顾忌什么?信不过我么?如果你对我不放心,直接问啊,问谁都行,让你爷爷来查!他可以告诉你——”

  “曹二!”我尖叫着打断他,“别再说了,这和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这他妈和我关系大了!”

  “我的信告诉你的都是实话,都是我的错!”

  “那我他妈的尤其不在乎!”

  我沉默下来,知道我的所作所为让曹二异常愤怒。他显然在气头上,我怎么解释他都不会听。倒不是我真在解释什么,也明白他要一个信服的理由。不然,照曹二这样的性子,玩玩也罢了,如果较了真格,想让他听话照做,那估计得等当上他的顶头上司才说不定。

  曹二叹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你就告诉我,这段时间,你有没有想我?”

  当然,我每天晚上都睡不踏实。虽然告诫自己不要自作多情,可还是不由自主会想他,但这话我是无论如何不会说出口。

  曹二看我不做声,音调也温柔下来。“你先去忙吧,我们回头再说。”

  “我们没什么好说的,别再给我打电话,别再找我,我们完了!”妈的,我暗暗骂了句脏话,明明什么都没开始,怎么就好像两人撑不下来陌路似的。

  曹二当然听不进去,而是又用命令人的口吻说道:“你快去参加侄儿的毕业典礼吧,鼓掌吆喝什么的,我晚上十一点给你打电话,你脱光了躺床上等我。”

  从幼儿园礼堂出来,我打电话去医院询问那位车祸女士的状况如何,好在一切都还稳定。我又问了问是否需要加班,医院永远人手不足。然而,我好像患上曹二强迫症,还是在十点零五分回了家;洗完澡,十点四十分;整理好头发,十点四十五分;刷牙护肤穿好睡衣,十点五十五分。

  “他不会打电话,对吧!我们都希望他别打电话。”我拍拍钟钟的脑袋,大声宣布。钟钟一副天塌下来和我都没关系的模样,吃饱喝足后躺到客厅角落的窝里。

  “好的,我也去睡觉了。”我和钟钟道了晚安,关上卧室门躺了下来。昏暗的房间非常安静,好像这个世界就我一个人存在。

  十一点零零分,电话铃声响起。

  我拿起蓝牙耳机挂在耳朵上。我当然会接,我从挂了电话就开始等。

  “嗨!”

  “嗨!”我听出他话语中的兴奋,挡不住也笑起来。

  “你照我说的做了么?”

  “那是我侄儿,我当然鼓掌叫好了!”

  “你现在躺在床上?”

  “十一点,是时候睡觉了。”

  “脱光了?”

  我摸摸身上厚厚的睡衣,“没。”

  “嗨,宝贝儿,我们怎么说好来着?”

  “我们没说好,是你一直在说。”

  “总之你没照做。”

  “我不是你的兵,你指挥不到我头上。”

  “你这是在跟我较劲了,我喜欢!等着我回头——”

  我立刻有些紧张,打断他问道:“你现在在哪儿?”

  “在西北一个城市准备补给,明天出发执行任务。”

  知道和他距离仍然很远,我略略放松,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你小心。”

  “你担心我?”

  “我知道我没权利,从来都没有那个权利,但我真的关心。”

  曹二低吼了一声:“谁说你没有权利!作为军人,我不该让你担心,但作为男人,我要是说不高兴你担心我,就太假了。”

  我吸了口冷气,“你每次这个样子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你不喜欢?”

  我沉默下来,他的问题太过亲密。

  “婷婷?”

  我终于说道:“喜欢,太喜欢了。”

  电话里发出一个介于笑声和呻吟之间的声音,“操,婷婷,我他妈上辈子欠你的。现在脱光,一丝不挂、浑身赤裸,就是看不见,我也要听你脱得干干净净!”

  “曹二!”我大声抗议。

  曹二停顿了一下,“再叫一遍,我喜欢听你叫我的名字。”

  我轻轻喘气,然后呻吟一声,把脸完全蒙在枕头里,“曹二,求你,别——别这样。”

  “脸红了?”

  “我不知道,摸上去烫烫的,身上也是。”

  曹二又是一个粗口蹦出来,“婷婷,什么都放一放,让我们先顾眼前吧!记得我上封信怎么说的?”

  “记得。”我没有假装听不懂他问的什么,声音不由自主变得轻柔和害羞。

  “你躺在床上,温柔地抚摸身体,想象我和你躺在一起,紧挨着你,告诉我你想我了啊!”曹二的语气忍不住挑逗意味十足。

  “自从你挂电话之后就开始想了。”虽然只是听着电话那头他肉麻的描述,可感觉就跟真的一样,我的身体开始兴奋,继续问他:“你想干嘛?”

  “我想抱你,脱掉你的衣服,然后——”

  “我不会让你脱的。”一股火苗‘腾’得燃了起来,开始在我身体灼烧蔓延。

  “我力气比你大,把你压在身下看你怎么反抗。我还要亲你,把你亲得浑身软成一滩水!”

  电话那端,曹二声音低沉,还略喘着粗气。我明显感觉小腹酸热,一股暖流涌出来,打湿了内裤。我不由惊呼:“天啊!”

  “这就受不了了么?我趴在你身上,一下扒掉你的内裤,再把你两腿掰开,手指伸进去。啊,婷婷,你好多水哦,让我在你下面舔一舔,吸干净啊!”

  “讨厌,就会恶心人。”我的心一陈狂乱,只能死死咬住唇角,生怕自己丢脸的声音被电话另一边的曹二听到。可正因为这样,一种像是在做坏事的紧张感刺激得身体更加敏感。

  “你嘴上这么说,可身体却做的是另一套,不然干嘛使劲儿往我脸上凑呢!

  我要把你浑身上下亲个彻底,敏感的身体处处泛起疙瘩,可你还想装矜持,咬着牙压抑住自己的声音。”

  “不要哦!”我来不及思考他怎么知道我的反应,只知道在他的挑逗下,欲望愈加强烈,让我忍不住扭动着腰肢不断磨蹭双腿。

  “不要什么?”曹二压低声音,却话语露骨,充满性趣。

  “不要停。”我心潮澎湃、全身酥麻,他却只让我更加抓狂。

  “开始抚摸吧,从你的脸庞开始,然后来到脖颈,想象我在摸你的胸部,揉你的奶头,又软又挺,舍不得走,只能一个手把俩奶子挤到一起,另一个手继续向下,滑过腹部插到腿缝中。”

  曹二迷人的低醇嗓音在我耳边蛊惑挑逗,我仿佛感觉到热乎乎的气息直喷在已经红透的耳廓。跟随着他的节奏,我的双手揉抚着胸部和下身,虽然并没有使很大力气,但他的声音好似有魔法,让我周身上下越来越火热而难以控制,我发出舒服而饥渴的呻吟。

  “手酸了啊。”我喘着粗气哼哼着,起身从床头柜最下层取出按摩棒,谢天谢地里面的电量依然充足。我仰面朝天、张开双腿,打开开关将按摩棒抵在阴部上下震动。

  曹二在电话那头儿也听到低沉的嗡鸣声,他的呼吸声明显更加急促,“那是什么声音?…操…你在…”

  “嗯,可不是就是你么,来吧,别再撩拨我了,等你好久了!”

  “插进去啊!我要操死你。”

  我听话地将按摩棒缓缓放入阴道,感觉随之越来越强烈,让我不由自主双腿并拢紧紧夹住。我两手释放出来,使劲儿抓住胸脯。好像他此刻就在我的体内,将我的欲火再次燃放升级。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我没有放松下来的意思,任由自己浑身扭动翻滚,嘶叫声也越来也厉害,根本顾不上电话那头的曹二将我在快感中急促的呼吸和喊叫听个一清二楚。本已在爆炸边缘的我,紧绷着坚持到最后一刻,才在想象和按摩棒的蹂躏下获得高潮。

  我渐渐平静下来,但两人谁都没说话,只是听着电话里彼此的呼吸,好像仍然在回味电话性爱的奇妙效果。

  曹二的声音万分轻柔,“宝贝儿,你还好?”

  我浑身酸软,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这一切简直不可思议,“不是好,而是棒极了,你不过是给我打个电话而已,不敢想象如果真是你,都得成什么样子!”

  曹二笑出声,“很快,你睡个好觉,美女。”

  我愣住了,大错特错的感觉逐渐渗入脑髓,现实回归、理智回归。我咬着牙拒绝道:“不。”

  “嗯?婷婷——”曹二的声音嘶哑,几近哀求:“我想见你,又不是逼婚抢亲,男未婚女未嫁,你有什么顾虑?就算你不想让人知道,我也没问题。我们可以非常小心,我悄悄来悄悄去,就我们俩、没有第三个人会知道。”

  听着曹二越扯越远,甚至开始轻视自己,我只觉得更加沮丧,“别说这些不着边际的,我敢肯定无论谁站在你身边,都只有让人羡慕的份儿。”

  曹二毫不客气附和道:“你原来是知道的啊!我喜欢你,你喜欢我,我想操你,你想被我操。瞧,这是世界上最简单的事儿。”

  我的心跳加快,极力控制住那股我根本无法承受的情绪。“不是这样的。曹二,我在说实话,没有开玩笑,也不是赌气或者使小性子。刚才发生的一切不能改变任何事实。我不要见你,永远也不要。”

  “胡扯八道!”曹二大声斥责。

  即使在电话里,我也可以感觉到他体内积累的怒火越来越旺。呼吸、深呼吸,现在不能哭,不能在他面前哭。我以分外镇定的口吻说道:“我早早就说过大家只是陌生人,所有一切我都是在假装,假装一切都是真的,就像在演戏。我永远不会和你见面,如果知道你根本没听进去,我当初是不会和你继续通信的。”

  “所以我算什么?玩笑?消遣?你这戏演得太过火了点儿!”

  我停顿一下,知道接下来的话将做实自己是个绿茶婊的事实,可事到如今只能向他坦白:“我不介意你也拿我当玩笑和消遣。”

  “操蛋!”曹二终于火冒三丈怒吼出声,我的耳朵被震得嗡嗡直响,接着‘啪’一声,他狠狠挂断了电话。

  我的眼泪放心流下来,没一会儿就打湿枕巾。昏昏沉沉中,我将睡衣睡裤重新整理好,然后卷起被子将自己紧紧包裹。

  我的错,我自找的!


  【完】